房產中介生計在哪?“小公司門店關一半”,有人倒貼提成開單

2021-09-30 12:33瀏覽:{{readnum}}

  • 奧一實測研究院
  • 奧一實測研究院
8月31日,廣州住建局發佈官宣建立二手住房交易參考價格發佈機制,一夜間樓市再迎驟雨。



微信圖片_20210930133640.jpg


當地產行業的快車駛入寒冬,車上的房產經紀人會考慮下車,或在寒意中繼續堅守。而眼下,廣州一些房產經紀人正面臨另外一個煩惱:人沒“下車”,但店卻沒了。


“那些小型的地產中介公司基本關了一半門店,越是中心城區關閉得越多。”在某知名房地產代理公司任職的許超告訴奧一新聞記者。越秀區五羊邨地鐵站附近,一家鏈家門店已貼上了“旺鋪招租”的字樣。

微信圖片_20210930120243.jpg

門店玻璃門貼上了“此旺鋪招租”的字樣

8月31日,廣州住建局發佈官宣建立二手住房交易參考價格發佈機制,一夜間樓市再迎驟雨。“實在堅持不下去了。”經紀人胡飛決定離開。“政策太多了,這一行是越來越難做了。”


市場遇冷,但生活還要繼續。樓市運轉的陣痛裏,有人主動離開,有人被迫下車,留下來的許超們,也在面臨着新的考驗:怎麼“活下來”?如何“活得更好”?



中介離職:“流動是這一行的常態”


“今年來我們門店陸陸續續走了十幾個人,經理也在換。”胡飛的語氣頗為無奈。“沒辦法,政策一直在調控,二手房參考價一出來,客户的觀望情緒更嚴重了,附近的參考價小區這個月來都沒開單,要麼就只有一兩單。”


監管的重錘持續錘向樓市,但眼下,這股令中介行業倍感壓力的寒意還沒看到結束的苗頭。據廣州市房地產中介協會監測的數據,二手房參考價發佈後,廣州二手樓市持續降温,當週、次周網籤宗數分別環比上週跌14.62%、10.33%,第三週略微回升2.95%,但隨後一週又大跌21.96%。

圖片2.png

9月20日-9月26日,一週成交數據分析圖表,圖源廣州市房地產中介協會

成交量下降,賴以生存的市場土壤驟然萎縮,部分房產經紀人選擇出走。


“前陣子,我們前面那家門店剛走了一個年輕人,男孩子,才幹了三個月。”在天河區當經紀人的陳姐指了指右手邊的方向。“他跟我説,‘姐,我已經把三個月的底薪賺到了,我走了’。”


“我們這一行就是這樣,流動率很大,門店無時無刻不在招人。”陳姐説。另一名經紀人告訴記者,高峯時期,一條街道一個月大概有十幾個人離職。


薪酬是促使經紀人離職的首要原因。胡飛透露,剛入職的新人需經歷六個月試用期,試用期期間只有底薪,沒有提成。轉正之後則只有提成,沒有底薪,提成比例會根據職位晉升逐步提高。


“提成是建立在你有開單的基礎上的。”胡飛説。沒開單的月份,雖然公司會發放一定的基本工資,但這些都是“賒賬”,一旦簽單就必須還給公司。“你只有持續開單,才能保證活下去,過得好一點。”


“這一行拼的就是實力,沒有業績就只能滾蛋。”

微信圖片_20210930120526.jpg

一家中介門店內頗為冷清

這是經紀人們必須面對的森林法則,入行即意味着接受。一名中介透露,受市場降温影響,他所在的公司關閉了部分業績不佳的門店,也有裁員現象。有網友稱,他所在的社區原先有七八家中介門店,今年已經陸續關閉,目前只剩下兩家。


行業加速洗牌,離職潮出現了嗎?廣州市房地產中介協會告訴奧一新聞記者,據協會了解,行業目前沒有出現大規模的離職。“從我們這個月收集的情況來看,從業人員數量指數是呈現低位企穩的態勢。總的來説,行業沒有出現明顯離職潮,但也面臨着招聘難度增加等方面的壓力。”



圍城困境:“面臨經濟和身體的雙重壓力”

夜色悄然降臨。位於客村附近的某個商圈,一家中介門店已經亮起綠色的招牌,暖黃的燈光撒至門外。路上行人寥寥,兩名駐店中介低頭看着手機,顯得有些無聊。


十幾秒後,一名中介一手抓着手機,一手推開玻璃門快步走出。“那您明天什麼時候方便過來實地看一下房?下午?好的,這邊地鐵出來後路有點繞……”


在市場不景氣的大背景下,每一通電話都指向着業績。而對於選擇留下的經紀人而言,業績指向着未來是去是留。“很累,你需要面臨來自經濟和身體的雙重壓力。”經紀人小羅語氣有些焦慮,這個月來,她還沒有開出一單。

微信圖片_20210930120246.jpg

廣州越秀區,一名市民駐足在一家地產中介門店外觀看

沒有開單,只能靠存下的老本吃飯,一些硬性工作也要繼續做。“一天要打幾十個甚至上百個電話推銷,被直接掛斷已經是不錯的迴應了,有時候電話對面會破口大罵。”這種情況下,她只能訕訕道歉,再掛斷電話。


客户的諮詢也要及時迴應。“平台會要求你在規定的時間內回覆客户的消息,也就是考核迴應率,有時候半夜三更還要爬起來回覆信息。”由代碼組成的系統不懂人的作息,它有自己的計算體系。“如果這個率低了,後台會覺得你沒有抓住客源,就會減少推薦客户。”


日常的工作還在進行,當然,也有一些變化正在發生。二手房參考價的出台改變了原有的市場格局。陳姐告訴記者,一些原本做二手房的同事轉去做新房業務,或者做租賃業務。“新房市場會好一點。”


但也只是相對“好一點”。受接連出台的政策影響,廣州一手樓市的熱度已冷卻不少,“金九銀十”秋風瑟瑟。據網易廣州房產數據中心監測,9月1日-9月29日,全市共簽約新建商品住宅6798套,同比去年同期的15932套,跌幅近六成。

微信圖片_20210930120315.jpg

一家中介門店外,廣告牌一片空白

新湧進去的經紀人讓本就降温的一手房市場更加“僧多粥少”。“大家房源都是共通的,有時候一條街幾家門店,競爭很大。”胡飛説。


“競爭?你不管在任何時候都是有競爭的。”談到這個現象,陳姐的語氣淡淡。“你需要不斷學習,通過考核,回覆客户諮詢,實地去踩盤,才有可能得到一些機會。”頓了頓,她繼續強調:“我們這個行業就是這樣的。”



中介轉型:“逆風飛揚”


留下來的經紀人開始做出改變。


天河區一名經紀人建議業主把原本準備出售的二手房源轉投到租賃市場。“買賣市場成交量下滑嚴重,賣不了就放租。”


小羅加大了學習的力度。無需帶客看房的時候,她會反覆再多刷幾次房源,或者跟一些入行更久的老經紀人去線下看房,聽聽他們是如何與顧客溝通,日常踩盤爬幾十樓成了工作常態。“市面上那麼多中介,客户憑什麼選擇你?只能學習,不斷學習專業的房產知識。”


甚至有中介願意“倒貼”提成只求開單。“談一個租單,客户要求租金再便宜點或者中介費再便宜點,你答應嗎?不答應你就開不了單,答應了,你就做好只賺一點飯錢的準備吧。”胡飛説。


“下車”的經紀人中,也有人在改變、轉型。在地產中介行業幹了好幾個年頭的張健時常慶幸自己“撤退得早”,從門店離職後,張健與朋友合夥幹起了“二房東”,包下部分房源後,再投放到租賃市場出租。


也並不是所有轉型都一帆風順。胡飛告訴記者,他之前的同事離職後,兜兜轉轉還是去了中介公司工作。“在一行做久了,想要跳出去是不容易的。”


“中介這個行業肯定是有存在的必要的。”前述經紀人許超説。“比如二手房業務,你想買一套二手房,至少得走十幾個流程,你要做產權調查、跟銀行對接。有些人覺得中介費太貴了,不想要中介,但最後沒有一個不找中介的,他們完全搞不了。”


因此,即便現在看似“風雨飄搖”,許超也對自己的職業發展頗為自信。“不管市場再怎麼顛簸,對於我們來説,就是一艘大油輪在海上遇到了壞天氣,影響不大。”


同一天,另一名中介發了一條朋友圈,稱將參加一場全國研討會,主題是“逆風飛揚”。


(文中許超、胡飛、張健均為化名)


統籌:奧一新聞記者 林少娟

採寫:奧一新聞記者 林少娟 實習生 向奕蓉 汪琦晶

更及時 更接近 更有趣 關注奧一新聞微信號

推薦閲讀

{{item.title}}

{{item.datetime}}

{{item.summary}}
  • {{tag}}

相關推薦

合規研究院

Copyright ©1996~2021 oeee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意見反饋